找叶子的瑟兰

专业爬墙

【Jewunicorn】同台

很温暖的一篇文啊,看着,即使不在一起,也觉得满足

艾森卷:

自己给自己蹭个虚假热度(不

之前给小姐姐看过的就你扣,低产写手好不容易憋出一篇,请可怜可怜我给个热度吧!(不是

我觉得这篇我自己写得还蛮开心的,就你扣应该也没有冷爆(吧...

...总而言之请多指教啦!欢迎和我聊天和评论!


奶盐鱼:



■翻翻自己的存稿发现还有一篇你扣!放上来给小天使们看一下!

■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更新了,大家还在吗w?

下收

+

+

+

》.

【后来的故事怎么样,发生了什么,都不十分重要了。

无非是杰西终于和他高中时代的初恋走到了一起,安德鲁的作品大放异彩,片约不断。

无非是在提到彼此时,纵是心有不舍,有怀念,还是淡淡略过了。

杰西唏嘘,其实那么多年,粉丝都错了。

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惊心动魄、生离死别;
又哪有那么多求而不得、钻心剜骨。

草木千秋,芸芸众生,只要不是骨肉横飞,血色天光,那么便都可以一笑而过,当它是寻常。

而他和安德鲁,最后的最后没有在一起,

不过是寻常中的寻常。】


|同台


七年后的夏天,安德鲁和杰西终于出现在同一个晚宴上。

媒体们发疯一般的跟进报道,粉丝们奔走相告,所有人都翘首以盼一个重逢。

安德鲁和杰西当然知道。这几年的错位,倒不是说真的不巧,他们所有的活动都不在一起,而是心知肚明的避嫌。

可避嫌的性质,从刚刚开始小心翼翼地谈着恋爱,害怕被发现,到如今的避免旧事重提。

宴会结束后,大家都回到事先安排好的酒店。

他们最终还是在同一个电梯里遇见了。

局促的空间让两人都不免有些呼吸困难。

安德鲁蹲下了,他控制不住地溢出眼泪,狭小的电梯微微摇晃。

然后杰西艾森伯格也蹲下了,他没说什么,伸出手搭在对方的肩上,替他抚平衬衫的褶皱。

“对不起...”安德鲁轻轻地说。

“我曾经许下过好多的诺言。可是真正做到的寥寥无几。”

“嗯。”杰西答应着。

“对不起我没有保持我们之间的联系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不起没有陪你过28岁之后的生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不起没有按照约定给唐克斯先生喂猫粮。”

“嗯。”

安德鲁很认真地道歉,杰西很认真地回答着。

“我不该那么孩子气,许下承诺却不执行。”安德鲁擦擦眼睛,可是泪水却止不住地溢出,静静地淌着。

“可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,我留不住你,”他站起来,看着面前的那个人也站起来,眼里的冰雪不曾有半点消融。

他形容杰西艾森伯格的眼睛是汪洋、是星海,是深邃,也是炙热的银河,可以融化高墙、打开心窗。

但他常常忘记,杰西的眼眸,其实是雪山,冷冽的孤傲的雪山。

雪山顶的风不能吹化另一座冰川。

安德鲁的眼里拥有另一座冰川,属于杰西艾森伯格的冰川。

他绝望地,哽咽着望着杰西:“我留不住你、我对你的喜欢,是没有退路的喜欢。”

他早就用自己的热情——令人绝望的热情,给自己断好了后路。

然后他感到杰西抱住自己:

“没事的。就当做一场梦好了。”

安德鲁试探着杰西久违的气息。模模糊糊地想着,我要怎么暗示你才能让你吐露真心。

你既然说这是一场梦,难道在梦醒时分说一声爱我也不屑吗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与此同时,杰西艾森伯格,在他的肩头,默念了无数次的“没关系”和“我爱你。”

安德鲁加菲尔德,原谅我吧。如果这之后我不小心闯入你的梦中,不厌其烦地说“我爱你”。请你微笑着替我擦干眼泪,然后带我回家。

——*.^***..

后来,在某个温柔的故梦里,杰西艾森伯格站在片场,温柔地笑着对安德鲁陈述了无数遍:

“来吧,我们会结婚,住在一起,”

而安德鲁的眼睫翁动着,以滚烫的泪水在梦里喃喃了无数遍的:“我愿意”。


FIN.

【废话】:

好久不写,难免手生,请千万不要嫌弃QwQ

如果看完之后愿意和我聊聊天的,评论或者是扩列都是大———欢————迎w!!!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33)

  1. Tes yeux bleux糖梨魚亁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难受
  2. 找叶子的瑟兰艾森鱼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温暖的一篇文啊,看着,即使不在一起,也觉得满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