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叶子的瑟兰

专业爬墙

Lonely

寒衣-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:

我认为,孤独是一种习以为常。




有人说,害怕在中午的时候酣睡不醒,等到再次睁开眼睛,依然是夕阳西斜,房间昏暗不明,仿佛世界弃你而去。




可是我是不怕的,如果我午后沉睡醒来,面对昏暗的天花板,无人的房间,寂寞的空气,我所能做的,也不过是拉开灯,然后考虑接下来的事情。




我不会有世界弃你而去的恐惧,因为在这世上孤单一人,无依无靠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每时每刻都有的感受。




当孤独变成一种常态,人就会开始对于他麻木。




你需要习惯一个人站在人堆里面,听着他们成群结队的快速交流,而你却完全不懂得他们在说什么,只能努力地辨认着他们的只言片语,在内心里面推敲反侧。




偶尔有的人会过来和你露出笑脸,开心的寒暄着没有营养的话题,你带着微笑看着其他的人嘻嘻囔囔吵吵闹闹,仿佛完美的融入到人群中央,但是当散开了之后,你一个人孤身回到房间里面,冷漠的对着镜子,提不起力气做出任何的表情。




这就是孤独。




你永远不会有全世界离你而去的矫情感伤,有的只是站在孤岛之上自给自足的冷眼旁观,你可以看到世界上所有的热闹喧嚣,只是他们都和你横跨海洋,毫无关系。




然而更糟的是,有的人会对你给予厚望。




那是沉重的,痛苦的,无法摆脱的压力,他们对着你说你就是唯一的希望,我们相信你的时候,那不是一种鼓励,还是鞭挞,他们站在你的远方微笑的看着你的前行,却不知道他们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次鞭挞让你的背后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


可是你不能怪他们。




哪怕他们完全不了解你,可是当你看到他们的希冀,你看到他们的信任,你看到是他们对于你的崇敬和爱意,你只能咬着牙露出笑容,不管自己身后的衣服已经血迹干涸,然后又渗出新鲜的猩红。




你每一步都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那些强迫性扔在你身上的希望会被你自己消化成为坠入深渊的绝望,你开始怀疑自己的执着是否是正确的。




你想要的两全其美,你想要的皆大欢喜,你单纯的,可笑的,无处安放的乌托邦,那种小孩子都不相信,被时代抛弃在身后的理念,是你最沉重的包袱。




带之,痛苦不堪,弃之,恋恋不舍。




这时候你想要和别人说说,却发现,你居然找不到任何的人诉说,这就是孤独。




你永远不会真的融入任何地方。




我以为不会再有更糟糕的事情,我开始期盼着说不定有一天我会死去,按照他们所希冀的死亡方式一样,我甚至不能选择自己将子弹送入颅腔,因为那样,太过的苍白无力,会让你之前背负的痛苦付之一旦。




我以为这就是最糟糕的,而后我发现了更糟糕的事情。




我认为我对于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过客,然后我发现有人确实的,真正的融入了我的生活。




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,我打开了电视,拿出了实习医生格蕾的碟片,然后我下意识的问道,“你要过来一起看么?”




房间里面空荡无人。




在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很孤独,仿佛有什么东西离我而去,再也无法寻找。




那些你曾经拥有过的时光,你以为的独身一人,都是你自己的执拗固执与自以为是。




在某一段时间里,真的有人愿意走进你的生活,而你却依然闭门不见,犹豫不前,错过了那个对你来说,可能是最将你视为珍宝的人,然后他拂袖而去,不再回头,为留你一个人空余此地,带着记忆和懊悔。




你曾经真实的拥有过一切,然后变得再一次一无所有。




这才是最糟糕的孤独。




END






老实说,我觉得队长真的是一个很孤独的人,大部分都觉得Tony掏心掏肺结果却没讨好,觉得对他太不公平。


但是仔细想想,队长在一个没朋友,没家人,堪称陌生的时代生活,队长也是很艰难,更何况都说他是百岁老人,但是其实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。


可是所有人都认定了他的成熟,他的伟光正,他的一切都应该是标杆。


活的应该很累吧。


他的孤独不是那种没人理他的孤独,而是明明活在闹市,却觉得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孤独。


好了,再说下去有人就要喷我了,大家有缘再见。

评论

热度(141)

  1. 寒衣-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找叶子的瑟兰寒衣-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转载了此文字